好日子裏更想您
2021-05-28 17:05來源:西安新聞網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:李孟謙
  □許淑娥

  爸爸若健在,今年就77歲了。

  爸爸是泡在苦水裏長大的,他九歲喪父,與老實巴交的婆相依為命,忍飢挨餓是家常便飯。

 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。柴,從山裏、溝裏、墳地裏往家背;下鍋的米總缺,幾分薄田產量極低,唯一能接濟他們的是百里之遙婆的孃家,爸爸用瘦弱的肩膀每年徒步往返幾次揹回活命的糧;生產隊憐憫他們,給稱些隊上的玉米芯當作吃食。

  爸爸和婆健在時多次提起這事,而少不更事的我只拿它當故事聽,從沒問過他們將玉米芯如何烹飪,又是如何下嚥。

  新中國成立後爸爸有學上了。他天資聰慧,唸書用功,寫一手漂亮的字,還自學了拉二胡,並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師範學校。畢業後他回到家鄉,成了人民教師,與富農成分的媽媽結婚。一個太窮,一個“太富”,一個久不能娶,一個久不能嫁,在那個特殊年代,他倆相見,惺惺相惜,晚婚晚育。

  爸爸的腦子比較活泛,他在教書之餘做些小生意來貼補家用,販豬、販牛、販割麥刀刃、販舊木料。他的這種行為在過去和現在都是不合適的,所以常被人説三道四,被領導批評,但他總是以笑面對。

  爸爸的小生意並不影響教學,我記憶裏滿牆的獎狀,全是爸爸得的,而且都是“第一名”。媽媽經常自豪地給尚不識字的我念獎狀,“化學”二字就是我從爸爸獎狀裏學的。再後來有了弟弟和妹妹們,家庭負擔日漸加重,但我們姊妹吃穿都比同齡人要好一些。我常聽爸爸説:我小時候沒吃過一頓好飯,可不能讓我的孩子們再受這份苦。

  爸爸和媽媽的勤勞能幹在村裏是出了名的。分田到户後,我們分到十六七畝田地。爸爸懂得科學種田,他捨得從縣上的種子公司買回產量高、抗病害的新品種種子,他成了不是農民勝似農民的種田能手。而他在學校所教科目依然保持“第一名”,後來還當了校長,但他仍然堅持帶着主要科目,是響噹噹的一線教師。

  光景愈來愈好,爸爸的笑聲更富感染力了,他豪爽的性格全在那一聲聲的仰頭大笑裏了。我們家養豬、養羊、養牛、養馬,雖然沒有規模,但家裏似乎人人都不閒着,我們姊妹在婆的帶領下割草回來餵養牲畜。後來,爸爸又帶頭栽起了蘋果樹,眼見樹兒即將掛果,爸爸卻在一夜間撒手西去了……

  長大後,我和妹妹都選擇了教師這個職業,我們崇拜爸爸、追隨爸爸。我們心無旁騖,篤心教書,並且也像爸爸一樣擁有“第一名”。

  如今,我們家的日子真的過好了。我和兩個妹妹都是國家幹部,弟弟耕種着土地流轉之後剩餘的六七畝地,他的孩子都考上了不錯的大學。我們早已衣食無憂,我們都在城裏有了房產,安居樂業已不是夢想。只可惜爸爸沒能等到這一天,他沒能看到今日的繁華盛景。

  三十二年了,爸爸錯過了太多的幸福!

  在這樣的美好日子裏,我越發想念我的爸爸……